恩亲殡葬殡仪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风水考古

风水考古

李淳风的传说|李淳风《推背图》

2019-05-18风水考古
武则天刚出生不久,唐朝相面大师袁天纲就来到其父武士的官邸,当时在襁褓中的武则天穿着男孩的衣服。袁天纲看过后大惊:“龙睛凤颈,极贵之相。若是女孩,当为天下主!”说完,没分清男女的袁大师走了,空留下武士在那里愣神。而本故事,说的是袁天纲的老友,著名预言家李淳风的故事。
李淳风是陕西岐山人,父亲李播,祖籍太原人,在雍县为廷尉(卫士),母亲刘氏,娘家是书香门第,精通四书五经,家道富裕。李播年近五旬无儿子,今夫妇因晚年得子,非常快活,满月便设盛宴款待邻友,酒过数巡李播对邻友们说:“我儿取名为李淳风,号道之,诸位以为可以吗?”邻友们拍手称到:“好名!好名!”并请李大人说说这般命名的理由。李播解释说:“我儿降生时,外面风声大作,夫人生他顺利异常,二者连义即为‘顺风’,而今天下人心不古,世风益下,皇天之下皆呼洁世风,故谓之淳风。顺与淳谐音,取名淳风及兼得‘顺风’与‘淳化世风’这全义。号称‘道之’,乃因我家是三世单传,而‘之’乃‘多子’之谐音,希望我儿能胜过父辈,多子多福,让李家人丁兴旺,香火不断”。

这时李播夫人刘氏也兴致勃勃地补充说:“况且《老子》曰:‘道者,道德法则也,道之者,得道之人也’,但愿我儿将来成为有道之人”。刘夫人语惊四座,邻友们都称赞她不愧出生于书香之家,有此良母教化,其子将来必成大器。光阴荏苒,李淳风很快长到三岁,却不会说话,不会走路,母亲刘氏忐忑不安,焦急万分。便请来南陀山至元道长为儿子看相。道长说:“此子头较大,脸形扁长,左目上下又各有一颗小黑痣,恐父子相离,与父爱无缘,左目高右目低,对母不利,不过此子三停平等,眉宇开豁,目光神锐,将来长大成人,必是顶天立地的奇男子。”说完便走了。(后话:此人便是淳风后来的师傅老道至元法师)过了几天,父亲李播在押解罪犯的途中,人犯逃脱,被县令治罪。六年后释放,他恐怕儿子不愉快,无颜回家,万念俱灰,便出家修行,入山归隐,自称黄冠道人。母亲刘氏在丈夫治罪后,便带小淳风迁居城外刘庄,精心抚育他。说来奇怪,半年后,小淳风也仅只三岁半,不仅能疾步行走,而且说话口齿伶俐。母亲教他诗书, 一学便会背,五岁时就能把四书、五经、孝经等经典倒背如流。小淳风六岁时,便进刘氏祠堂读书,学习大有长进,有小神童之美称,深得刘先生喜爱,并与刘先生儿子文静结为兄弟。两小无猜,经常一起谈论自己的志趣。

有一次,淳风问文静:“你长大了做干什么?”文静说:“我要当县令,多么威风!”文静反问道:“你呢?”淳风兴奋地回答说:“我将来要有郭璞的才华,诸葛孔明的神机妙算的本事,当一个军师”。说罢,相视而笑。有一天,刘先生外出访友,淳风与同学们便做起“瞎子摸象”的游戏,先生忽然回来,回避不及,先生要责罚他们,淳风上前对老师说:先生,学生做完功课,一时戏玩,请先生不必责罚,现在先生如若抽查背书、写字、对课,有一点差错,先一再责罚不迟”。刘先生觉得有理,但他知道背书写字难不倒淳风,便要对课。刘先生看到他们的游戏,便以此为上联:“手攀屋柱团团转”,淳风随口对出下联:“脚踏楼梯步步高”。刘先生暗暗惊奇,也不怪人称“小神童”。欲出更难的题目想难倒他,忽然想起刚才路过癸辛街,这是以甲子干支命名的街名,心想你能对得出吗?于是便对小淳风说:“再出一联,你能对出,免你们责罚,还得赏你”。淳风说:“我若能对出,赏就不必,请允许我提前回家看望母亲,好吗?”又说:“请老师出上联吧!”刘老师望着淳风说:“癸辛街”,小淳风搔了搔了头发,刘先生以为难住了他,没想到小淳风笑着对答说:“此对不难,‘子午谷’可对‘癸辛街’呀!”刘先生又是一惊,便问:“‘子午谷’语出何处”?小淳风回答说:“语出陈寿《三国志》魏延对诸葛亮说的一句话,延愿领精兵五千,由陈仓道出‘子午谷’,不消十日,可到长安”。刘先生听后,既佩服又欣慰,一拍桌子,高声地说:“好,你可回去看母亲了”。小淳风蹦蹦跳跳地回家而去。

有一次放学回家,走在街上,正是春雨连绵的几天,雨后路滑,不意跌倒,街上的大人小孩哄笑起来,淳风虽跌在地,仍是神情自若,见众人笑他,即坐在地上吟了一首打油诗来回敬那此笑客,诗云:“春雨贵如油,下得满街流,跌倒玉麒麟,笑杀一群牛。”众人见小淳风出口便是诗文,对他的诗文无不惊异夸奖,称道他真是一位“小神童”,老人长辈觉得他虽然出言不逊,但因本是我们老不爱少,也不该怪他用诗文骂人,小不敬老。从此“小神童”这美称更是闻名乡里。这首打油诗,也就流传下来了。淳风和母亲生活到10岁,母亲不幸病故,淳风拜河南普陀山智元法师为师。淳风在静云观,白天随师兄弟们打柴、担水、种地。有时替至元大师授以奇术玄功,《月波洞中记》,《太乙九宫占》,《奇门遁甲》,星相占,吉凶占,断风雨之法以及多年的心得尽传于淳风。几年功夫,淳风遂将术数精粹,然掌握,尤其是奇门遁甲的一千零八十种格局及十八局活局,皆是烂熟于心。随后,又跟从大师周游天下,翻山越岭,实地考察,寻龙认脉,研习阴阳风水地理之术。至元大师见他术数大有成就,便教他《孙子兵法》,练习列兵布阵,又研制军械,制造驽机等奇器。还兼习帝王之术,治国安民之策,并传以治国经典《历朝治要》一书。淳风对学习兵法和治国安民之术不解,问大师:“学习这个有何益?”大师说:“待到用时自有用,他日自知之。”岂知在出山之后,大有用场。李淳风在静云观,转眼间就是几年。在至元大师的精心培育下,昔日的“小神童”已成长为仙风道骨的李仙师了。

武则天刚出生不久,唐朝相面大师袁天纲就来到其父武士的官邸,当时在襁褓中的武则天穿着男孩的衣服。袁天纲看过后大惊:“龙睛凤颈,极贵之相。若是女孩,当为天下主!”说完,没分清男女的袁大师走了,空留下武士在那里愣神。而本故事,说的是袁天纲的老友,著名预言家李淳风的故事。

这年冬天,负责天象的太史令李淳风正在校正大唐新历,推算出正月初一将要发生日食。关于日食,现代人当然有科学的解释:当月球转至太阳和地球之间,且地球、月球、太阳呈一条直线时,太阳光被月球挡住,对地球而言即发生了日食。在古代,日食出现算得上是大事,因为古人无法理解为什么天空中的太阳突然消失不见。李淳风立即将自己的推算禀报皇帝。在新年的第一天发生日食,当然被认为是凶兆,唐太宗李世民很不高兴,问李淳风:“你预测的天象真的会出现吗?假如正月初一没有日食发生怎么办?”

李淳风道:“如果那样,我愿被处死。”

正月初一到了,上午的时候,皇帝在庭院中等候日食,但天空毫无变化征兆。皇帝有些不耐烦,对李淳风说:“我现在放你回家,与妻儿作别。”

“不忙。”李淳风微笑,“此时尚早,陛下莫急。”说着,他在墙壁上做了个记号,告诉皇帝,当日头照到那个记号时,当有日食发生。正如我们所猜测的,后来就真的有日食发生了,不差分毫。皇帝大惊,更多的是高兴,因为他身边有这样一位大师。在此之前,还发生过这样一件事:

贞观年间,李世民得到一本秘谶,也就是一本预言书,里面对唐朝的未来作了这样的推测:“唐三代后,有女武代王!”说的是唐朝三代之后,皇帝羸弱,有武姓女子取代李家,成为新皇帝。天下初定无多,江山真的会迅速埋葬于一个武姓女子之手吗?世民深为不安,大喊:“快快给我找到这个该死的女人!”怒吼在深宫回荡。有近侍劝皇帝安静一下,建议传李淳风入宫,询问究竟。

“李淳风?”皇帝疲倦地翻了一下眼珠。

“是啊。”近侍说,“他不是我们大唐第一号预言大师吗?听听他的看法,也许有不错的收获哦。”

世民点头称是。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皇帝秘密召见了我们的主人公太史令、预言家李淳风先生。李淳风坐在幽暗的室中,面对着曾天下无敌的李世民。世民将所得预言书展示给李淳风看。李淳风看后回答:“书中预测的征兆已生成,这个武姓女子现在就生活在皇宫!四十年后,她将成为帝国的统治者,李家子孙会被她诛杀很多。”

世民道:“那我现在就找到她,斩杀之!如何?”

李淳风说:“不可。武姓女子为帝,乃天命,不可改。天命不绝此女,假如妄加行动,会伤害及无辜。而且,此女为皇帝,当在四十年后。到那时,她也老了,会仁慈一些。大唐朝王朝中途易姓,只是暂时的,此女人终不能彻底断绝唐朝。但如果现在就寻找此女,捕而杀之,那么还会出现其他人篡夺李唐江山。而据我推算,新出现的人,会比那武姓女子更强力和凶狠,到那时您的后代恐怕就不会有遗留了。所以,相比较而言,留着武姓女子之命比现在杀了她更有利。”

世民低头不语。

唐太宗之代有《秘记》,云唐三代之后,即女主武王代有天下。太宗密召李淳风以询其事,淳风对曰:“臣据玄象推算,其兆已成。然其人已生在陛下宫内,从今不逾四十年,当有天下,诛杀唐氏子孙殆将歼尽。”帝曰:“求而杀之如何“淳风曰:“天之所命,不可废也。王者不死,虽求恐不可得。且据占已长成,复在宫内,已是陛下眷属。更四十年,又当衰老,老则仁慈,其于陛下子孙或不甚损。今若杀之,即当复生,更四十年,亦堪御天下矣。少壮严毒,杀之为血仇,即陛下子孙无遗类矣。”(《朝野佥载》)

世民最终采纳了李淳风的建议。于是,在后宫一角战栗的武则天得活了。事实上,世民皇帝的恐惧并未到此为止。

贞观年间,有大将李君羡,原籍河北武安,被封为武连郡公,又出任左武卫将军,守卫玄武门。正如我们看到的那样,李君羡跟皇帝所厌恶的“武”字太有缘分了。当然,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一幕出现在这天晚上:李世民在宫内宴请他的武将,行酒令时,叫大家各自报出自己的小名,轮到李君羡,他不好意思地说自己的小名:“我叫五娘子……”众人大笑,男人竟有此女人名。但李世民心里紧了一下,当然没流露出来,而是打趣道:“李君羡,你是何样的女子啊,如此勇猛?!”夜宴散了,众武将告别皇帝,李君羡也走了,他还要去玄武门值夜班。在偌大的皇宫中,李世民难以入睡。后来,找了个借口,把李君羡给处死了。直到武则天时期,女皇得知原委,叹息良久,下令给李君羡平反。

接着说李淳风。当时他非常受李世民信任。皇帝病危时,令淳风入见。后者流泪无言。皇帝问,对道:“陛下今晚当驾崩!”

世民道:“生死由命,有什么可忧伤的?”

在世民死的当晚,他被留宿宫中。这是极大的信任。李淳风是陕西岐州人,小时就聪颖秀彻,博览群书,尤精天文、历算和占卜学。早年有过漫游经历,曾在浙江天台山学道,得高人秘传。入仕途后,贞观十五年,任太史丞,掌管天象与历算。七年后转为太史令。按我们现在的看法,精通天象的他是这个地球上第一个“给风定级的科学家”,比欧洲早了千年。李淳风最大的名头,是中国古代最著名的预言家,著有《推背图》,该书被认为是古中国最神奇的预言书,据说很多都灵验了。在匪夷所思的同时,令人不寒而栗。李淳风写作《推背图》,大约还是受到那个风雨交加的黑夜的启发。在那个夜里,他被皇帝传去询问关于“武女代唐”的事情。在说服了皇帝不要轻易捕杀身边姓武的女子后,也深感武女祸国之乱象,于是突然想写一部关于后世的预言书。关于此书的写作过程,我们不得而知,按史上零星记载,只知道那段时间他一直把自己关在秘室,直到有一天好友袁天纲闯进来,在他后背上推了一下,说:“别预测了,天机不可泄漏!”他才打住。这时候,已预测到近两千年之后了。

现在流传下来的《推背图》共有60卦,每卦一幅图象,每幅图象旁是神秘玄奥的四言谶语,并配以进一步解释的七言诗。除了首尾外,共有58卦预言。到了明末,名士金圣叹对《推背图》进行解读,该本现存于台北故宫博物院。在此前,有人认为这是部伪书,但实际上,早在《宋书》“艺文志”中就有关于此书的记载了。而金圣叹批注也没什么问题,是一段史实。或者至少可以这样认为,《推背图》在元朝以前就已存在。当然,由于书中涉及朝代兴衰,所以在后世被列为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