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亲殡葬殡仪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风水考古

风水考古

袁天罡与李淳风的故事

2019-05-17风水考古
三人又往前走,来到庙里,那个红脸怪物在那儿等着他们。进门就问:“你俩问你妈了吗,我的庙为什么不受香火?”他俩说:“我们没见着我妈,但遇着一个女人告诉我们了,说:“庙后边有两个桃木橛子,拔下来就行了。”红脸怪物听完,到后院就把那两个桃木橛子给拔下来了。说来也怪,正好在这功夫有人上香来了。红脸怪物很乐,把那两个桃木橛子给了他俩。

从前,在一座大山里住着一个姓袁的小伙子,每日里以打柴为生,因为家里穷,三十好几了还没说上媳妇。

有一年,快过年的时候,他上集去卖柴火,打算买点儿过年的东西。当他卖完柴火,在集市上溜达时,发现一个卖画的跟前围了不老少人,出于好奇,他也挤了进去,看见大伙儿正对着一张话指手画脚的。仔细一看,原来这张画画的是一个美女,粉面秀发,樱桃小口,柳眉弯弯,漂亮极了。他长这么大,还头一回看见这么俊俏的女子,忍不住就用手摸了摸。谁知,卖画的不干了,讹上他了,非要把这张画卖给他不可。他傻眼了。因为兜里的钱已经都有安排了。卖画的说:“买了吧,少买俩爆竹就都有了。”他一寻思,可也是,买爆竹叮咣!一会儿就没了,买张画贴到墙上能瞅一年,就掏钱把它买下了。

回来,她把画贴到炕头墙上,天天晚上躺在炕上看,怎看也看不够,不禁胡思乱想起来:“她要是能下来给我当媳妇该有多好啊!”

谁知,第二天他打柴回来,奇迹出现了:一进屋,发现锅里热气腾腾的,掀开一看,白花花的大馒头和炒得喷喷香的菜,都在锅里温着呢,他纳闷儿了,这是谁干的呢?煞费苦心的琢磨了半天也没琢磨出个子午卯酉来,他砍了一天的柴火着实也饿了,就脱鞋上炕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一连三天,天天都是如此,他不由得生了个心眼儿。

第二天,他拿着扁担绳子又走了。可这一回他没真走,而是绕到后院儿藏起来了。听见屋里“哗啦!”一声,就赶忙趴在后窗户上,把窗户纸用唾沫润湿,然后用手指轻轻捅了个洞,来个木匠“单吊线”往里看:原来,是画上的美女活了,轻飘飘地从画上面下来了,径直向外屋走去。这时他高兴坏了,赶忙推开后窗户跳进屋去,手忙脚乱地把那张画揭了下来,然后划根火材给烧了。

再说那美女听见屋里有动静,赶忙走进屋里,被他一把给抱住了,非要和她成亲不可。美女说:“这可不行。”小伙子说:“不行你也回不去了。”美人这时才发现贴在墙上的画没了,低头往地上一瞅发现那张画纸早已烧成灰了。她皱了下眉头说:  “难得像你这样痴情,好吧!我答应你。”

当天晚上,二人就拜堂成了亲。

婚后,小两口恩恩爱爱,有疼有热的。一年后,他们生了一个大胖小子,这小孩儿长得眉清目秀的,为感谢老天赐婚,他给他给儿子起名叫袁天罡。

袁天罡两岁时,他爸同他妈的缘分尽了。一天夜里,在他和他爸爸睡熟 时,美女含着眼泪偷偷地告别了她的丈夫和儿子走了。

天亮时,袁天罡他爸爸发现媳妇没了,就抱着袁天罡屋里屋外的找,可咋找也没找着。

再说这画中人,三年后,她落到另外一个村子里,和一个姓李的小伙儿结了婚,一年后又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叫李淳风。李淳风两岁时,这个画中人扔下李淳风他们爷俩又走了。

后来,李淳风上学念书刚好和袁天罡在一个学堂。这两个同母异父的孩子读书非常刻苦,加上天资聪明伶俐,很是得老师的喜欢。这样,难免得罪一些和他俩一起念书的财主家小少爷。这些恶少动不动就结伙在半路上打他们,骂他俩是“有爹没娘的野种”。一回、两回他俩没往心里去,时间长了,觉得有些怪,是呀,别人都有妈,为啥单单他俩没有?这是怎么回事呢?回家后,就去问他们的父亲。他们的父亲不好直接告诉他们,就狂他俩说:“你妈上离这儿很远很远的你姥姥家去了。”哪成想,他俩一听非要去找不可。开始,他们的父亲说啥也不让去,可架不住他俩成天的软磨硬泡,实在没法,只好由着他俩去了。

他俩走了七七四十九天,被一条大河挡住了去路,二人一看,急得坐在河边直哭,哭声惊动了河里的一个王八精,变成了一个老头儿走到他们跟前,瓮声瓮气地问道:“你们俩在这儿哭啥呢?”二人回头,见是一个穿一身黑衣服的老头儿,强止住泪水回答说:“我们去找妈妈,走到这儿被这条河拦住了,老爷爷,你能送我们过去吗?”黑老头笑了笑说:“行,不过我有一个条件,见着你们的妈妈后替我问问她,这条河什么时候才能见着底儿?”俩人回答说:“记住了。”

这时黑老头儿摇身一变现了原形。让他俩坐在它的盖子上,把他们送过河去。他俩谢过王八精又继续赶路。

天黑的时候,他俩来到了一座庙跟前,哥俩一看没有住的地方,就走了进去。李淳风走累了,躺到那儿就睡着了。而袁天罡,年龄比李淳风大、心眼儿也比他多。心想,我可不能睡,这荒郊野外的连个人家都没有,睡着了出事儿怎办,就强打精神挺着。

到了半夜左右,忽听一声吼叫,接着也不知道是个啥玩意,从门口直扑过来。袁天罡一见不好,赶紧把李淳风捅咕醒。这时只见一个红脸怪物立在他俩跟前问道:“你俩是干什么的,怎么跑到我这儿来躺着?”听了它的话,他俩赶忙跪在地上说:“我们是去找他*的,路过这里,天黑了没找着住宿的地方,就在这儿住下了。”那怪物一听说他俩是去找他*的,高兴地说:“那好,你们就在这儿住吧!不过你俩得替我问问你妈,我的庙为什么不受香火?二人答应说:“好!”这时怪物从兜里拿出两个小球球递给他们说:“你俩把这东西含在嘴里又能解渴又能解饿。”说完呼啸!一声走了。兄弟二人此时正口干舌燥,就把那球球扔到嘴了,没想到它像蜜一样甜,像冰一样凉,真是又解渴又解饿。

第二天,二人又继续赶路。天黑时,走到一棵有两搂粗,好几丈高的大树下,这棵树中间有个大洞,刚好能容下他两人。他们就钻了进去。袁天罡仍然没敢睡,深夜,听见传来一阵唰!唰!的声音,就又赶紧把李淳风扒拉醒。这时,一个一丈多高的绿脸人来到了他俩跟前,粗野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抢占我的屋?”他俩忙跪在地上央求说:“我俩是去找他*的,路过这儿天黑了,没有地方住就躺到这儿了,请大王绕过我们吧。”绿脸人说:“饶你们可以,但有一宗,见着你妈妈问问她,我这棵树为什么不发芽?”哥俩答应了,绿脸人很高兴,就没再撵他们。

第二天,又走,天黑时来到一间草房前,他俩看见房门儿开着,就径直走了进去。到屋一看只有娘俩,老太太在炕上纺线,姑娘在地下织布,人长得特别美。李淳风说:“大娘,我俩是去找他*的,走到这儿天黑了,想在你们这儿借个宿。”老太太说:“行啊!你们俩先坐下歇会儿。”她又叫那姑娘拿出很多好吃的东西来,让他们吃,哥俩吃完后,老太太说:“你们俩见着你们的妈妈后,问问她,我的哑巴姑娘为啥不会说话?”两人点头答应了。

第二天,又走到天黑时。他们发现了一所非常漂亮的四合院。红砖、青瓦、高院墙。门楼子里两扇朱漆大门虚掩着。袁天罡对李淳风说:“兄弟,咱俩今夜就在这儿住吧。”李淳风说:“这样好的房子,人家能招咱吗?”袁天罡说:“管他们招不招,咱先进去再说。”说罢,拉着李淳风,二人推门就走了进去。走进一间屋子,炕上坐着一位四十来岁的妇女,正在那儿纳鞋底儿呢。这妇女听见了脚步声,抬头一看,心里吃了一惊。“哎呀!这不是我的那两个孩子吗?他俩咋来了?”

原来,这个妇女就是袁天罡李淳风的妈妈。她怕他俩知道缠着她回去,就假装不认识,问道:“你俩是干什么的?怎么跑到我屋里来了?”他二人一听,忙上前失礼说:“我俩是找妈妈路过这里的,因为天黑了,想在这里借个宿。”

她怕他俩再继续往前走,便拿话吓唬他俩说:“在我这儿住可以,不过你们不能继续往前走了,再往前走遇着狼群虎豹你们就没命了。”袁天罡说:“我们不怕,是它的食它吃,不是他的食,它不会吃的。我们找不着妈妈绝不会回去,不管前边有啥也挡不住我们。”

他妈一听,心中暗想,看来他俩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了。这可咋整?只见她眉头了皱了一下说:“实话告诉你们吧,你妈成仙了。你们找不着,就是找着了你们也不认识她,还是回去吧。”李淳风说:“回去不行,别人还托我们不少事儿要问我妈呢。”他妈问:“什么事儿啊,说给我听听,或许我能知道呢。”

他说:“一个红脸大汉问,他的庙为何不受香火?”

他妈说:“你告诉他们,庙后面有两根桃木橛子,把他拔下就好了。”

他说:“还有一个挺高个儿的绿脸老头问,他的树长得那么高为什么不发芽?”

他妈说:“你告诉他,树上有七根五色条子,把它拔下来就能发芽。”

他说:“还有一个老太太问,她的哑巴姑娘为什么不会说话?”

他妈说:“你告诉她,见着她女婿就会说话了。”他刚想再问,他妈烦了。说:“你们小小年纪咋这好管事啊!”这下不要紧,王八精托他俩给问的事儿就没问成。

第二天早上,他妈给他兄弟俩一人烙一张饼,对他们说:“你俩赶紧回去吧,这饼留你们在路上吃。记住,吃时一定咬成月牙形的。这样,吃下去多些,还会长出多些来。等你们把这两张饼吃完了,你们就快到家了。”

哥俩接过饼就上路了。

路过那座草房时,那位老太太正在那儿等着他俩呢。见面就问:“你俩问你妈没有,我姑娘为啥不会说话?”他俩说:“我们没有见着我妈妈,但遇见一位妇女告诉我们啦,‘她见着她女婿就会说话。’”这时,那老太太的姑娘在屋里听见她妈在外面和人说话,就出来了。一见他们俩,赶紧过去和他们打招呼。老太太一听,她姑娘真会说话了,就非让把她姑娘带走不可。这下他俩可难住了。这一个媳妇给谁呀?你推我让的,最后没法,老太太说话了:“你们抽签吧,谁抽着了就给谁。”一抽,让李淳风抽着了。成婚后,仨人便又继续赶路。

来到了那颗大树下,绿脸人在那儿等着呢。问:“你们问你妈了吗,我的树为啥不发芽?”他俩说:“我们没见着我妈,但有一个女人告诉我们了,她说,树上有七根五色条子,拔下来就好了。绿脸人听了,上树就把那七根五色条子拔了下来,树立刻就发芽了。绿脸人很高兴就把那七根五色条子送给了他们。

三人又往前走,来到庙里,那个红脸怪物在那儿等着他们。进门就问:“你俩问你妈了吗,我的庙为什么不受香火?”他俩说:“我们没见着我妈,但遇着一个女人告诉我们了,说:“庙后边有两个桃木橛子,拔下来就行了。”红脸怪物听完,到后院就把那两个桃木橛子给拔下来了。说来也怪,正好在这功夫有人上香来了。红脸怪物很乐,把那两个桃木橛子给了他俩。

三人又继续赶路,走到那条河时,那王八精正在那儿等着呢。见面第一句话就问:“我的事儿你们给问了吗?”俩人一听愣住了。这可咋整?忽然,李淳风灵机一动来道了,说:“我们没找着我妈。”王八精说:“即是这样,这回我不送你们啦。”三人没办法只好苦苦哀求,王八精瞅了瞅李淳风媳妇,心想,先卖个人情把他们诓上来,等到了河心将那俩小子翻进河里,把那个小媳妇留下做我妻子,这岂不是一举两得?想到这儿,忙说:“那好!你们上来吧。”

走到河心,它刚想使坏,谁知,李淳风早有防备,用桃木橛子的把它脖子给夹住了。这边袁天罡也没闲着拿着五色条子狠劲儿地抽打,一下子它老实了,乖乖地把他们驮到了对岸。过了河,袁天罡说:“兄弟,放了它吧。李淳风不同意。说:“不行!放了它还会伤人。”就这样,袁天罡拿刀把它肥边穿个窟窿,用桃木橛子一挑走了。

有一天,他们来到一座城里,见一堵墙上贴着一张榜文,旁边围着一帮人,出于好奇,他们也凑到跟前去了,一看上面写着:

“我家小姐中了邪,多方诊治不见好转。如有哪位先生将小姐病治好,有妻室的可赏金银珠宝,没妻室的可许配他做媳妇。”

他们长时间赶路,走得饥是饥,渴是渴的,正愁着没地方好好吃一顿呢,难得碰着这等好事儿,管他治好治不好先混顿饭吃再说。袁天罡上前一把将榜文扯了下来。看榜文的一见有人揭榜,高兴坏了,赶紧过来把他们请进府去。

到里面一看原来是宰相府。

老宰相见他们三人,仪表堂堂很是喜欢,大摆筵席把他们几个好一顿招待。

酒过三巡,袁天罡对老宰相说:“今天晚上把小姐请到别的屋去吧,我们在那屋住,不知老宰相您意下如何?”老宰相说:“那好,就听先生的。”袁天罡为什么要把他们三人搁一个屋呢?他是怕半夜逃跑时不方便。

他让李淳风两口子先去睡,他在外面打更。

半夜时分,,他刚想起身去喊李淳风走。这时,忽听门外刮起一阵大风,门“吱扭!”的一声开了。跟着,就听一个人说话:“哎呀!大哥你咋在这儿?知道你在这儿,今晚我就不来了。”说罢,门“嘎吱!”一声又关上了。听到这里,他赶紧把李谆风叫醒,将情况如此这般地跟他讲了一遍,哥俩都觉得有些怪,就起身去问王八精。王八精开始不说,等李淳风举起桃木橛子时,才把它的嘴撬开:“别打!别打!我说,我说,刚才来的是黑鱼精。袁天罡问:“它干什么来了?”

王八精说:“是来缠巴这家小姐来啦。”这时,袁天罡明白了,原来小姐的病根儿是在这家伙身上呢。又问:“它住什么地方?”王八精说:“就住在后花园的大井里。”“怎样才能治好小姐的病?”王八精说:“明日午时,用生石灰两袋洒在井里,再找两个棒小伙子在井口等着,见它往上翻时,把它叉住、熬汤给小姐喝,小姐的病就会好。”

第二天早上,宰相来问:“小姐的病能治吗?”袁天罡说:“能治.。”“怎么个治法?”

袁天罡说:“小姐的病是你家后花园里那个黑鱼精缠巴的。”“那怎么治呀?”“你派人找来两袋石灰,中午时分把石灰撒在井里,再找两个棒小伙子拿鱼叉在边上守着,它翻上来时,把它叉住。回来给小姐熬鱼汤。这样,小姐的病马上就会好的。”听了他的话,宰相赶忙派人去准备。

中午时分,按着他说的,果然把那个黑鱼精抓住了。抬回来刚想杀,王八精说话了:“慢!它肚子里还有本《天书》呢。”听它这么一说,黑鱼精气得叭!叭!直甩尾巴,说:“好啊!闹了八开是你出卖我的呀!你肚子里还有一本《地理》呢。”听到这里,袁天罡举起桃木橛子立刻逼黑鱼精吐出《天书》来。黑鱼精怕身上受苦,只得乖乖地把《天书》给吐了出来。

完了,这才把黑鱼精杀死,熬一碗汤给小姐喝了。小姐喝下去后,顿觉头清目爽,病立刻好多了。两天下来完全好了。宰相依照榜文所说的,将小姐嫁给了袁天罡。

休息几日之后,他们便一起回家了。

回家后袁天罡寻思,光有,《天书》没有《地理》也配不上套啊!想到这儿,他拿起桃木橛子就去找王八精要,王八精怕揍,马上给吐出来了。

得了《天书》和《地理》之后,他俩用心攻读,刻苦钻研,后来,他俩双双都成了唐太宗李世民的大军师,并和作,著出了旷世名作《推背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