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亲殡葬殡仪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风水考古

风水考古

李冰父子与镇水神兽

2019-05-17风水考古
李冰父子的治水三字经仍然是现在都江堰水利工程的大政方针:“深淘滩,低作堰,六字旨,千秋鉴,挖河沙,堆堤岸,砌鱼嘴,安羊圈,立湃阙,凿漏罐,笼编密,石装健,分四六,平潦旱,水画符,铁椿见,岁勤修,预防患,遵旧制,勿擅变”。

李冰父子与镇水神兽

最近全国大多数地方广降暴雨,四川成都平原更甚,近百万人民群众受灾,一时谣言四起,比较蛊惑人心的是挖出了2000多年前李冰父子治水时埋下的镇水神兽,才酿成当下严重的水患,我们当然不相信这种迷信传说,但是挖出镇水神兽确有其事:

2012年底,在成都市最中心的天府广场,修建四川大剧院的工地上,一尊神秘的石兽惊天出世,经多位重量级考古专家考察,其制作年代大致距今2000年。但到底这是一头什么动物,专家们却没有一致意见,说犀牛、石狮、河马什么的都有。春节期间,有幸在金沙遗址博物馆近距离一睹石兽尊容,石兽由整块的红砂岩雕刻而成,长3.3米,宽1.2米,高1.7米,重约8.5吨,耳朵、眼睛、下颔和鼻部清晰可辨,最大的特点是整个头部长度几乎有身长的三分之二,局部装饰祥云图案,四肢短粗,身体浑圆。就这个形象,确实很难和已知的动物完全对上号。相传,当年李冰父子为治水,除了修筑举世闻名的都江堰之外并埋下了镇水神兽,从此四川平原成千里沃土享有天府的美誉。再传,神兽曾经被人挖出来过,成都遂现涝灾,古人又将神兽再次掩埋。两千年来的历史中,神兽被挖出来数次但数次回埋。近代被挖出来了但又回埋。神兽又被挖出来了!

《蜀王本纪》、《华阳国志·蜀志》等史料记载,秦朝的蜀守李冰在修建都江堰时,曾经下令雕刻了5只石犀,两头运到了成都,另外3头则在灌县的江中,作为镇水石神。因此有人认为,这就是李冰当年打造的镇水神兽。公元前347年,蜀国开明王九世迁都成都,在成都平原上建立“北少城”,位置在今天天府广场以北一带。唐代,天府广场原展览馆周围是一泓五百亩的湖水,名叫摩诃池。前蜀后主王衍(王建第十一子)环湖兴建宫苑,建筑中即有“瑞兽门”。因此,也有人认为这就是古蜀王府的镇宅神兽。

李冰治水时打造了造福蜀人两千多年的都江堰水利工程,是全世界迄今为止年代最久、唯一留存、以无坝引水为特征的宏大水利工程,至今还在发挥作用。

李冰父子的治水三字经仍然是现在都江堰水利工程的大政方针:“深淘滩,低作堰,六字旨,千秋鉴,挖河沙,堆堤岸,砌鱼嘴,安羊圈,立湃阙,凿漏罐,笼编密,石装健,分四六,平潦旱,水画符,铁椿见,岁勤修,预防患,遵旧制,勿擅变”。

我们今天在遭遇重大自然灾害,分析发生的原因和制定治理办法是也应该借鉴一下历史的经验,经过2000多年时间和实践考验的水利工程中一些我们现在还不能解释的现象和做法不能一概用封建迷信四个字打发了之,如果能用科学的分析解释这些,或许更有说服力!

网络留言:

(四川省连续强降雨,导致90万人受灾。今年初,成都在地下挖出一座千年石兽,当时网友就议论纷纷,不少人说那是李冰的镇水神兽,挖了全川都要出大事!这个夏天果然应验了!就是图中这个东西,风水果然是破坏不得的!”科学家说迷信,然后,十多年没见过洪水的地方,全淹了!其实早在 1973年的时候就发现它了,当时没有挖出来,就地继续埋,时代跨进!无坚不摧的开发商说话的年代,什么治水神兽,洗洗干净就搬到金沙遗址博物馆去日晒风吹雨淋了。

犀牛,神话里好像可以分水的意思,李冰修都江堰,方法就是讲岷江一分为二。李冰治水时打造了造福蜀人两千多年的都江堰水利工程,是全世界迄今为止年代最久、唯一留存、以无坝引水为特征的宏大水利工程,至今还在发挥作用。

据说,历史上记载李冰命人打制的五头石犀,作为镇水的风水兽,压制水精,被精确地以不同方式摆放在成都的不同位置,其实就是一种典型的“神兽风水阵”,可见2000年前的李冰,不仅是一个优秀的“工程师”,还是一个厉害的风水师!自古以来,神兽一直是影响风水的重要元素,下至大户人家的镇宅石狮,上至皇宫内的各种瑞兽,以及各类古建筑的瓦当、屋檐,无处不见风水神兽的身影。老祖宗留下的好东西不被糟践的没多少了,唉!看着心跳加速,第六感告诉我,是真的,还回去!现代人个个愚蠢得认为人定胜天,对大自然缺少敬畏之心…)

挖了镇水神兽,四川果然出事。7月10日善舞,四川暴雨连连,身体崩塌。对此,有人联想到2012年成都挖出一座镇水神兽,当时网友议论纷纷,称这就是李冰的镇水神兽,挖了全川都要出大事。现在看到四川暴雨,网友认为预言应验,纷纷建议尽快将镇水神兽埋在原地。7月10日上午,四川省都江堰中兴镇三溪村发生大面积山体崩塌,经初步统计有11户房屋被毁、约30余名群众被埋,现场塌方体量大,约2平方公里。灾情发生后,为保障抢险救援工作的顺利开展,都江堰官方对通往泥石流现场的道路实行了交通管制。

挖了镇水神兽,四川果然出事了

不知有多少朋友还记得,2012年初,成都在地下挖出一座千年石兽,当时网友就议论纷纷,不少人说那是李冰的镇水神兽,挖了全川都要出大事!这个夏天果然应验了!

四川暴雨与挖出镇水神兽的关联

2012年底,在成都市最中心的天府广场,修建四川大剧院的工地上,一尊神秘的石兽惊天出世,经多位重量级考古专家考察,其制作年代大致距今2000年。但到底这是一头什么动物,专家们却没有一致意见,说犀牛、石狮、河马什么的都有。春节期间,有幸在金沙遗址博物馆近距离一睹石兽尊容,石兽由整块的红砂岩雕刻而成,长3.3米,宽1.2米,高1.7米,重约8.5吨,耳朵、眼睛、下颔和鼻部清晰可辨,最大的特点是整个头部长度几乎有身长的三分之二,局部装饰祥云图案,四肢短粗,身体浑圆。就这个形象,确实很难和已知的动物完全对上号。

据《蜀王本纪》、《华阳国志·蜀志》等史料记载,秦朝的蜀守李冰在修建都江堰时,曾经下令雕刻了5只石犀,两头运到了成都,另外3头则在灌县的江中,作为镇水石神。因此有人认为,这就是李冰当年打造的治水神兽。公元前347年,蜀国开明王九世迁都成都,在成都平原上建立“北少城”,位置在今天天府广场以北一带。唐代,天府广场原展览馆周围是一泓五百亩的湖水,名叫摩诃池。前蜀后主王衍(王建第十一子)环湖兴建宫苑,建筑中即有“瑞兽门”。因此,也有人认为这就是古蜀王府的镇宅神兽。

 李冰是秦国蜀郡的太守,也是二千二百多年前的治水大英雄。     蜀郡的成都、灌县(今都江堰市)一带,是个大平原。平原周围尽是高山峻岭,岷江就发源在蜀郡西北部终年积雪的岷山上。这岷江一到夏季就泛滥成灾,给灌县及下游的成都平原造成极大的灾害。于是克服水患,保证农业丰收,便成为古代川西人民长期希望解决的问题。     李冰担任蜀郡太守以后,在前人治河经验基础上,勘察地形,找出了岷江泛滥的原因,研究出防治洪水的方法。他带领人民经过长期艰苦卓绝的劳动,基本上完成了这项当时世界最大、最为成功的水利工程——都江堰工程。它包括鱼嘴、金刚堤、飞沙堰、人字堤及宝瓶口等工程,连绵共约3公里。内江经过“宝瓶口”流入成都平原,分成三大支流输入灌溉农田。外江为岷江正流,沿途分成6大支流灌溉农田。都江堰工程总计分支流520多条,分堰2200多道,渠道总长约1165公里;如今灌溉面积已达1000万亩以上。《华阳国志·蜀志》记曰,都江堰工程完成以后,“灌溉三郡,开稻田”;从此“水旱从人,不知饥馑,时无荒年,天下谓之‘天府’也。”     都江堰工程当时共花去铜钱四万万九千多万缗。工程完工后,李冰将工程节余下来的二十万一千八百缗留下来,责成灌县政府用来作为以后维修工程和祭祀为工程而牺牲的功臣人员之用,以减轻百姓的负担。另据《水经注·江水》引《风俗通义》载,当时岷江江神每年都要“娶”民间童女二人为妻,闹得当地人心惶惶。李冰为了解除人民痛苦,遂跳入大江中,化做一头白牛与江神恶斗,终于刺死了江神,使岷江两岸人民得以安居乐业。这个故事,与中原地区的西门豹治邺严惩恶巫的故事颇有异曲同工之妙,反映出人民对治水英雄李冰的爱戴、敬仰与怀念。正是在这个基础上,灌县人民奉李冰为灌口神。     1974年3月3日,在灌口都江堰河底,出土了一座圆雕——李冰神石人。石人高2.9米,胸前刻有三行铭文(图一):     故蜀郡李府君讳冰(中)     建宁元年闰月戊申朔廿五日都水掾(右)     尹龙长陈壹造三神石人水万世焉(左)     这里的“府君”是对郡守的尊称,建宁(168—172年)是东汉灵帝的年号,“水”即“镇水”。这个石人是李冰被当作镇水之神——灌口神的最早物证。所以张政先生在《〈封神演义〉漫谈》里讲:“灌口李冰庙流传已久。二郎神传到灌口,大约在唐代后期,后来居上,庙大位尊,李冰原来的小庙遂处于偏殿配享的地位。”《朱子语类》卷三说:“蜀中灌口二郎庙,当初是李冰因开离堆有功,立庙。今来现许多灵怪,乃是他(李冰)第二儿子出来。”“梓潼(即梓潼帝君)与灌口二郎两个神,几乎割据了两川。”     令人疑惑的是,宋以前的记载(特别是距离李冰时代最近的《史记》、《汉书》)从未说过李冰有儿子协同治水,即便是有过吧,也仅仅是属于协助之功,怎么后来竟然反倒超过了父亲?其中的奥妙何在呢? 李冰父子与镇水神兽

李冰的镇水神兽(图)

首先,这是宋代民间的一种借助钟馗打鬼的寄托所致。南宋隐士杨无咎有《二郎神·清源寿辰》词赞道:     炎炎欲射,更几日,熏风吹雨。共说是天公,亦嘉神贶,特作澄清海宇。灌口擒龙,离堆平水,休问功超前古。当中兴,护我边陲,重使四方安堵。     新府。祠庭占得,山川佳处。看晓汲双泉,晚除百病,奔走千门万户。岁岁生朝,勤勤称颂,但可民灾无苦。荐尊俎,愿得地久天长,协佐皇都。     可见,在宋代百姓看来,二郎同父亲一样也是一位治水的英雄、消灾除病的神灵,并且还寄希望于他能够安四方、护边陲、解民苦、助中兴呢!这反映出战乱时代人们的一种精神向往,也是二郎在五代、宋代能被进一步神化的社会原因。     其次,是宋代统治者的一种政治需要和政治安排所致。《宋会要》(礼二十,郎君神祠):“仁宗嘉八年八月,诏永康军广济王庙郎君神,特封灵惠侯,差官祭告。神即李冰次子,川人号护国灵应王,开宝七年命去王号,至是军民上言,神尝赞助其父除水患,故有是命。政和八年八月改封昭惠灵显真人。”据此可知,灌口二郎神在后蜀号护国灵应王,显然还是个武神,但与李冰并不搭界。正如张政所说:“二郎庙是外来的,和李冰毫无关系,只是地点摆在一起”罢了。可是到了嘉八年(1063),宋仁宗皇帝便指定灌口二郎神为李冰的第二个儿子。到了崇道皇帝宋徽宗时代的政和八年(1118),又进封他为昭惠灵显真人了。其目的,显然是为了将古代治水的大英雄统统拉入股肱之臣的圈子,以此谕示天下人。不是么?你看李二郎不就因为辅佐李冰而享受到如此大的荣光么?     顺便指出的是,杨继忠先生曾在他的一篇文章中就前述出土李冰神石人像上的“三神石人”一语指出,其他二神石人当是李冰侍从。战国至秦汉时对侍从呼作“郎”,二神石人就叫“石二郎”,久之,两个“郎”合而为一,讹传作一个“二郎”,成了一尊神。“这个造神的过程大约在初唐以前完成,历时四百年左右。”     不过,宋代皇帝们将李二郎视为二郎神,并将其塞进道教神系统(目的自是为了弘扬道教,当然最终还是为了巩固其统治),却并未得到道士们的理解与认同;因为道教真正树立与奉祀的二郎神是赵昱。(参见《古今图书集成·神异典》引《龙城录》)至于近代民间所信仰的二郎神,乃是糅合《西游记》、《封神演义》中的杨二郎杨戬、道教清源妙道真君赵昱、印度佛教毗沙门王二太子独健以及都江堰李冰父子之行状而定的。其外貌神迹,则完全采用了《西游记》中的二郎神的标准规格。